音樂缺乏症候群

關於部落格
-- to punish and enslave
  • 22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夢》01

  每晚他都會看見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腐爛,從表層的皮膚開始、粉紅色的肌肉、跳動的血管,最後是最裡頭白森森的骨骼,除此之外還有令人作嘔的屍臭味。最初他驚恐萬分,抓著自己一點一點消失的手衝出房門──或許不應該說『消失』,因為地下滿是他的腐肉──想要找父母,但是無論他怎麼找遍了每個房間,還是跑到街上去,他找不到任何一個人,於是他跪倒在地哭了,當他終於決定放棄要面對死亡而他的身體也只剩下一副骨架的時候,他卻突然清醒,發現自己從頭到尾都躺在床上。他走出房門確認,母親在整理晚餐使用過的餐盤,父親則是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還反問他怎麼下來了書讀完了沒。


  原來自己所經歷過的,不過是一場夢境。
  那種感覺太過清晰以至於他再也不想回想。他一度懷疑或許是因為放學回家的路上看到的社會新聞害的。記得是一名被情殺的女子在十年後終於在荒山野嶺被發現,當年的美貌已經成為枯骨。
  但是第二天,同樣的夢境再次出現,第三天、第四天……。隨著次數增加,他已經可以平淡的看著自己逐漸腐爛,平淡的等著化成白骨之後在從夢境中醒來。
  他的精神越來越不好,臉色也愈來越蒼白,動不動就會昏倒,被父母送到醫院去做了檢查,但是又查不出任何異樣,只好判定為過度疲勞,給了幾顆維他命和安眠藥,卻絲毫不見起色。最後只好幫他辦了休學在家調養,一方面到處求神問卜找偏方,深怕這個得來不易的兒子出了甚麼意外。
  他知道無論他們做了甚麼,都不能使那個恐怖的夢境離開他。總有一天他會就這樣被逼瘋。


  他張開眼睛,面無表情。在無聲的環境裡就連自己的心跳聲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習慣黑暗的眼睛可以清楚看見抬起來的手,就算他認為已經習慣,每當轉醒時他總會不自覺得檢視自己的雙手,好確認所處的地方究竟是夢境還是現實。
  仔細想想,一年多沒有睡個好覺了,他都快忘記獲得充分睡眠後甦醒的那種舒爽感。也許自己是到死都不能在體驗那種感覺了,如果不停止現在的狀況的話。就連自己的父母,也已經從當初的積極擔心轉為漠不關心,注意力轉移到自家弟弟身上。看到父親母親圍繞在弟弟的身邊,他只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外人。可憐的弟弟啊,從做夢以來就一直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兄長,一點也不願靠近。



  窗外的天色已經漸漸泛白。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