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缺乏症候群
關於部落格
-- to punish and enslave
  • 225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階梯》01

  01.

  菅原失蹤的很突然。
  有人說菅原被黑道盯上,有人說他跟著外面的酒肉朋友逃家,也有人說他壞事做太多被警察抓去關,更多人說菅原其實已經死了,就死在學校裡。無論真相如何,菅原的失蹤對那些曾經受他欺負的人來說,無疑是個再好不過的消息,至少他們可以不用再害怕菅原的拳頭。學校方面對這件事情的處理態度也沒有很積極,直到菅原潑辣的母親找上學校後他們才知道原來少了一個學生。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翹課的人大有人在,如果老師過度關切,在放學後也可能被學生圍毆。
  水島直樹是最後一個看到菅原的人,他揹著書包到輔導室。當他推開沉重的灰色鐵門時,輔導是裡面已經坐了兩名中年警官,桌上零散擺著打火機、香菸、煙灰缸和紙筆。從煙灰缸裡的菸屁股數目看來他們已經來了一段時間。

  「所以你的意思是上個禮拜二菅原同學對你施暴,搶走你的錢包之後你就再也沒看過他了?」警官將抽剩的菸屁股扔到菸灰缸。整間輔導室裡瀰漫著菸味,這讓先天呼吸道不好的水島感到不舒服,他皺了皺眉。警官應該是有注意到他毫不掩飾的反感,但他仍舊故我地重新點起一根菸。
  「是的。」
  「有人看到他對你施暴的過程嗎?」
  「沒有。那個時間很少人還留在學校。」
  「但是你卻還在。不是嗎?」
  水島隱約嗅到了不尋常的氣味。從警官的言詞聽起來似乎他們也想找一個代罪羔羊好讓他們向學校有個交代。那個代罪羔羊大概就是自己。他想。
  「我沒有殺菅原。」水島說。菅原的體型大了他一倍以上,壯得跟頭牛一樣,就算他下手也沒有辦法一個人處理掉一具一百多公斤的屍體。負責撰寫面談紀錄的警官手不停的寫著。水島看不到他寫了什麼,只知道上面有好幾行密密麻麻的藍字。
  「我們沒有說是你做的,只是覺得你可能還有些事情沒有告訴我們。」
  「我都說了。」平常水島是很喜歡待在輔導室消磨時間的,但是現在他只想盡快離開這裡。警官的眼睛直直看著他,他也毫不避諱的回視。如果在這裡退卻了好像自己真的做了壞事。
  「好吧,那你可以離開了。」語畢,警官坐了個「請」的手勢。另一名警官同時站起身來,替水島拉開了門。
  「關於今天的對話內容還請水島同學保密。如果你還想起了什麼,請盡快告訴我們。」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