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缺乏症候群

關於部落格
-- to punish and enslave
  • 22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階梯》02

  02.
  那名警官說的沒錯,他的確有些事情沒有告訴他們,像是菅原的同夥、那些也許才是最後看見菅原的人的名單,畢竟那些人把菅原當作自己的皇帝。但是如果被知道消息是從他這裡洩漏出去,自己可能會惹上大麻煩。
  水島扯了扯被風逐漸收緊的圍巾。只要一個字都不說的話,就什麼麻煩都沒有了。

  從兄長那裡傳承下來的破舊腳踏車發出難聽的吱磯聲,在無人的街道上很是刺耳。水島今天選擇繞了遠路,比起平常回到家的路程還要多花個二十分鐘。今天母親會回家,所以水島才刻意在外面閒晃,減少兩人打照面的時間。
  他和母親的感情一向不好。過去除了母親故意不替他準備三餐之外,母親還會無緣無故的對他又打又罵,最嚴重的一次差點害他丟了性命。那時他才八歲。原因只是他比其他人早上餐桌,因為他實在餓得受不了,忍不住偷吃了些菜。虐待剛開始時他還會哭叫,但隨著年紀的增長,他也明白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自己少出現在母親的面前。這樣對大家都好,母親不用被父親送到精神科檢查,自己也不用受皮肉之苦。

  週遭的景色越來越荒涼,街道也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綠色的草地和廢棄的鋼鐵廠房,過去這裡是石目町的工業區。附近是不良少年的聚集地,應該說,不完全是。至少今天水島想要去的地方相較之下很安全。他打算待在這裡待到晚飯時間,肚子餓了就去便利商店打發。
  水島將腳踏車停在一間紅色外觀的廠房前,裡頭傳來震耳欲聾的HIP-HOP音樂,他推開爬滿銹斑的門,看到裡頭除了音樂聲外還有十來人隨著音樂在起舞,動作整齊劃一。有個人坐在離他們不遠的藍色車頂上,不知道在這麼吵雜的環境之下他是怎麼聽到水島開門的聲音,他揮手指示站在音響旁邊的人關掉音樂──所有人的動作隨之停止──然後轉過頭來。那人的眼睛和水島直直對視,他燦爛的笑了。


  「哈囉,直樹。今天過的還好嗎?」『他』、或『她』向水島招手。帽子底下是一張清秀乾淨的臉。
  「嗨,奈子。」
  野口奈子總是戴著大大的耳機聽些嘻哈音樂,打扮得一點都不像和她同齡的女孩們,她穿垮褲、鬆垮便於活動的衣服、戴帽子,像是美國街頭上隨處可見的少年,一點都沒有把學校要求穿著制服的規定放在眼裡。奈子很少出現在課堂上,比起上課她花更多時間在跳街舞上,為此她還組了個舞團,自己同時擔任起編舞和授課的角色。水島曾有幸看過她在街頭和人尬舞,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那種巨星光芒也可以出現在自己認識的人的臉上。


  「聽說你今天被抓去約談啊?」趁著空檔奈子放了其他人休息──那些人發出了小聲的歡呼──她拿了瓶礦泉水往嘴裡灌。
  「到底有什麼事情是妳不知道的?」水島喪氣地說,野口奈子的眼線果然不可小看,「只是被問了關於菅原的事情罷了。」
  「那個死胖子。」奈子不屑的神情好像踩到了什麼髒東西,「如果他們肯去調查的話,應該會發現根本沒人希望那個死胖子出現,浪費資源。」
  奈子從不這麼明白表現出對一個人的厭惡,水島有些吃驚。他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奈子。
  「對了,你要聽最近的傳聞嗎?我覺得挺有趣的。」她反問起水島。
  「說吧。」
  「聽說通往陽台的階梯上死了人。」
  水島皺起眉,一臉怪樣的看著奈子。他很明白奈子從不散播不實的謠言,更別提這種指控校園出現屍體的消息。更何況,如果學校真的出了這樣的事,警察絕對不會關心到菅原失蹤的事。
  「這是最近低年級之間的傳聞。當然,我還在查證當中。」
  水島鬆了口氣。如果傳聞屬實,那就不是小事了。
  「喂喂,你的表情也變化的太明顯了吧。」奈子敲了下水島的頭,「你怎麼想?」
  「只是男孩子無聊在嚇女孩子的吧。你知道這年齡的男孩子最喜歡幹這種事。」
  「所以你也是嗎?」水島頓時說不出話。
  「我從不認為菅原那傢伙死了有什麼可惜的。……我是說,也沒有人確定他真的死了吧?也許哪天他就會自己蹦出來,告訴大家一切都只是場鬧劇。」奈子掏掏耳朵,心裡也不把菅原和屍體的傳聞放在心上。但水島可不覺得像菅原那樣惡質又呆細胞的傢伙會這麼大費周章地拿自己的生死開玩笑。

  「首先我得先查証那些消息來源。確保情報的真實性可是我的義務。」她望向一直坐在音響旁邊的男孩,男孩向她比了個OK的手勢,然後站起身來準備奈子一個指示就重新撥放音樂,「嘿!你要來一起跳舞嗎?」
  「奈子,如果我也是女人我一定也會喜歡上妳。」
  「少噁啦!」奈子跳下車頂,寬大的上衣掩飾不了她胸部的豐滿。水島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放。
  「呐,奈子,偶爾去上上課吧。我想看妳穿上制服的樣子。」
  「如果直樹穿著女生制服來求我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
  這項提議想當然爾被水島否決掉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